瞿玮认为

2020-05-20 19:09

智联招聘重庆分公司市场部经理熊敏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此次调研的动机并不是“买房”与“结婚”,而是洞察白领对住房的真实态度。从报告的结果来看,接近六成白领认为买房是为了稳定、有家的感觉。

瞿玮表示,他不认同社会上那些“男方必须要买房才结婚”的观念,他认为,这是女方将生活压力投射到了婚姻中。

昨天,说起这事江森笑了,他对记者说,房产证只写王雨的名字,其实是他们全家人的意见。“爸妈都认定这个儿媳妇了。”江森说,以后不管是房子还是车子,他名下的所有财产也都将全写在她的名下,“让她幸福无忧”。

“其实他们家并不阔绰,尤其是在生意亏本后。”王雨告诉记者,今年她和男友江森相识相恋已经10年。考虑到王雨的工作地点和性质,男友家决定在她公司附近买房,并且为了凑齐首付款,将家中最后的两个门面卖了出去。

在谈及王雨与江森的故事时,瞿玮笑着说,他也是江森那种人,在婚前就把车、房都写了未来妻子的名字。“这是男人有担当的一种表现,不过也要考量经济情况,这个标准不能放在所有人身上。”瞿玮认为,两个人能一起去奋斗,实现买房的愿景,其中甜美的滋味是婚姻最好的调味剂。

为了买一套房子,30岁的张林曾经和老公非常纠结,“我们两人的工资,加起来8000元。”只是普通白领的他们,想靠自己买一套房真的很难。张林告诉记者,他们两家只是普通工薪家庭,老公家里条件还差一些。“最后我爸妈将老家的房子卖了,然后凑了40万,把钱拿给我们当买房首付。”她称,去年买房前,老公心里其实挺不好受的,一直自责,最终在渝北区大竹林买了一套70平米左右的新房。

王雨说,当填购房合同只写她的名字时她惊呆了,“既感动又不安”,毕竟那会儿,她和男友还没有领证,但江森依然坚持这样做。

今年28岁的安徽人王雨在重庆工作,一直是同事们眼中标准的“最幸福的女人”。去年9月,她与男友江森在渝北区悦来附近买了一套建面91平米、价值70万的房子,买房的钱由男方家里全包,而房产证上却只写了她的名字。

可是令张林夫妇没有想到的是,最后女方家庭决定这个房子只写男方一人的名字。“只要两个孩子感情好,不用在首付的事情上闹得尴尬。”张林的父亲对此事不愿意多说,仅表示各家情况都不同,如果因为买房让两个孩子感情产生罅隙不值得。

“成家立业,这个词里的‘家’,在现代人的理解中,是有很大分歧的,究竟是房,还是因婚姻而形成的家。”昨天,世纪佳缘高级副总裁瞿玮在接受商报记者的采访时说。“房子应该只是婚姻在经济上、物质上的加分项。安一个家,让自己的配偶对爱情、未来生活更加有信心。”

智联招聘发布的此次调查,从白领住房状态、购房情况、租房状态、居住和通勤情况等方面展开。通过对1540名重庆白领回收问卷发现,七成以上重庆白领认为结婚与买房关系密切。有30.56%的重庆白领表示一定要先买房再结婚,四成白领认为最好婚前有房或者婚后短期内买房,这两类重庆白领均将买房和结婚紧密结合在一起。此外,有13.89%的重庆白领认为无所谓什么时候买房,但早晚一定要买房。